深圳企业频繁外迁:产业升级还是成本挤压? 深

 新闻资讯     |      2020-09-11 04:24

深圳工商局企业查询

此外,近年来,飞利浦、三星电子、爱普生、奥林巴斯、霍尼韦尔等外企也纷纷迁出深圳。

许多优秀的深圳企业在产能转移后很快成为当地纳税大户。2015年前后,华为产业逐步向东莞转移。自2015年以来,华为每年都是东莞中最大的纳税人。2019年东莞城市荣膺主营业务收入排名前20的企业,华为以4632亿元位居第一。欧菲光产能转移至南昌并荣获2019年“税务先进企业奖”南昌欧菲光2019年营收为213亿元,年报显示2019年营收为520亿元。总部位于深圳的立信2019年营收为625亿元,但只有55.5亿元属于深圳。

让产业升级成为可能

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不断上涨的生活成本和有限的土地资源成为深圳在成长中必须面对的问题,而企业外迁也是符合市场经济成长规律的自我公布行为。深圳如何破解高成本挤压的“空心化”命运?

“防止空心化,那平安大厦哪里都建不起来,应该在那个地方建一个大的制造厂,这样才不会空心化,对不对?显然不会.”深圳原副市长、哈尔滨工业大学经济治理学院(深圳)教授唐杰在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时表示,大家首先要了解空心边界,不要认为制造业不是空心的,不是制造业是虚的、空心的。我们正在迈向数字经济时代,大量与数字经济相关的创新内容,要聚焦深圳,大到制造业都会走出去。不能说这个大都市要靠制造业,还要搞创新,不仅要金融,更不能放弃制造业。

“现在看看我们使用的计算机。计算机重要还是软件重要?”这是软件。这是虚拟的。没有软件。有电脑吗?我们现在是说,美国把芯片卡放在我们脖子上,如果不研究芯片,制造业就无法发展。“唐杰认为,未来深圳要按照中央对粤港澳大湾区的规划,尽快打通,形成产业链协同分工的效应。分工深化带来的产业进一步拓展和创新,使产业升级成为可能。

深圳历史上曾出现过三次制造业危机:1995年上半年,台资、港资迁出;2003年前后,低端制造业迁出,只剩下总部或研发中心;2011-2012年,制造成本高导致的外资逐渐撤离。制造业的这三次撤离并没有瓦解深圳。相反,它让深圳实现了从跟跑、并跑、跳跃到领跑的飞跃。

杨海波认为,从决策人的角度看,产业链上代表科技竞争力、影响未来增长偏差的企业搬迁,要想千方百计留住和保障深圳的产业创新能力,就像摸清了有意迁出的企业的需求(产业空间不足、租金压力等),在此基础上,要做到“情有独钟”,力争“有求必应”。精准解决企业面临的问题和问题。对于必须迁出的企业,借鉴日本的“母厂”模式,鼓励和支持企业将总部、研发和试点留在深圳,确保其创新能力不受影响。